软基处理

  • 文章
  • 时间:2019-03-11 12:25
  • 人已阅读

当前我国的社会结构分化严重,强势群体和弱势群体越来越具有相对立的趋向,同时在传播结构中也存在着言论强势群体和弱势群体,强势群体掌控着媒介话语权,而弱势群体基本上处于相对失语的状况。本篇文章主是从媒介生态学的角度来分析在整个的媒介生态环境中,尤其是在受众生态中,弱势群体到底处于什么样的地位,随后从传播结构、传播政策及受众媒介素养的角度来分析问题产生的原因,最后试图通过社会结构的平衡和优化、媒介社会责任的增强以及受众自身媒介素质的提高来缓解和解决这一问题。 关键词媒介生态;弱势群体;媒介话语权 G 我国当前正处于一个动荡的转型期,从一个半农业社会、半工业社会转向工业化社会直至知识化、信息化社会,从一个比较不发达的发展中国家发展成为富裕的中等发达国家,从计划经济体制转向市场经济体制。在这一过程中,各种社会矛盾急剧凸显,尤其是在社会传播中,弱势群体相对于强势群体来说,他们占有很少的社会资源,包括传播资源,甚至是没有任何的社会资源。他们既没有权,也没有钱,是真正生活在社会底层的人们。对于弱势群体而言,近年来越来越突出的一个问题就是媒介话语权的缺失。 一、弱势群体——“集体失语” 当前我国的媒介生态环境与弱势群体的集体失语有着很大的关联。媒介与人的互动和联系是不平衡的,有些人很强势,有些人却是弱得不能再弱了。总的来说是在我国当前不太平衡的媒介生态系统中,人与媒介的互动产生了一些畸形的趋向。弱势群体的媒介话语权受到了很大的限制,几乎处于失语的边缘。 (一)传播结构的不平衡导致弱势群体失语 从社会结构中的角度来看,弱势群体的出现是社会分层的结果,而之所以产生社会分化,最主的原因是贫富分化日益严重。强势群体和弱势群体之间存在着很大的裂痕,在社会分层中处在劣势地位的弱势群体相应地在传播结构中也同样处于劣势的地位。那些利益既得集团和社会的公众利益之间有根本的冲突,弱势群体拥有极少的或者是失去了传播资源,他们被迫在媒体中处于失语的状态,在媒介这个博弈场中,社会公平正义的缔造只能是个幻想。弱势群体越来越沦为文化贫困者,他们被边缘化、孤立化。 (二)传播政策的不完善导致弱势群体的失语 回顾我国的传播制度和传播政策,虽然没有明显地不利于弱势群体的政策,但是在从高度集中的媒介体制向逐渐市场化的媒介体制中,媒介实行企业化经营,使得媒介高度关注自己的经济效益,媒介已经沦为了一种盈利的工具,无形中就已经伤害了弱势群体的利益,社会公义和社会公器的职责已经被逐渐忘记。在这种情况下,一味的追求经济利益,广告作为主的盈利来源,媒体当然对自己事实上的“老板”让几分。而恰巧的是在现实的利益上,这些社会既得利益阶层和弱势群体之间是存在着很深刻的冲突的。 (三)媒介素养不高导致媒介话语权的缺失 受众的媒介素养主指受众利用媒介来为自己的生活提供帮助的能力,媒介素养也在很大的程度上受到社会经济地位的影响,而在媒介话语权的构成中,重的一点是具有媒介话语权的意识,这种话语意识直接决定了他们是不是会很好地利用媒介来为自己说话。而广大的弱势群体他们普遍媒介素养较低,尤其是在网络普及的今天。这使得知识沟还可以说是数字鸿沟有逐渐扩大的趋势,因为社会经济地位高者总是能比社会经济地位低者更快地学会掌握一种新媒介并且可以先获得信息,因此知识沟是必然存在的,而且是“老沟”未平,“新沟”又起。 二、弱势群体——走出沉默 毋庸置疑,弱势群体的失语是一种被动的行为,如果置之不理任其自然发展,问题是不会得到有效地解决的。目前,我国利益主体的发育是相当不均衡的,强势过强,弱势过弱。如果没有中央政府的介入,市场中的博弈几乎是一边倒的。[]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出,政府的介入在解决弱势群体的失语问题上是负有很大责任的。 (一)社会结构的平衡和优化 社会结构的不平衡很大程度上靠政府的调整,当前我国的贫富分化很严重,如何合理地进行社会分配,使得整个社会更加公平。尤其是如何切实提高低收入者的收入,扩大中间阶层的规模,是整个社会结构向“橄榄形”的社会过渡,同时健全我国的利益表达机制尤其是照顾到弱势群体的利益,他们自身力量的弱小需国家强有力的支持。国家在这一问题上起到一个制衡和调节的作用。通过这些方面的努力,对解决这一问题有重的意义。 (二)增强话语意识,提高媒介素养 弱势群体之所以在媒介话语体系中处于弱势的地位,一个重的原因是自身话语意识的淡薄,而现在的主任务是逐渐培养他们为自己说话的意识和能力。 媒介素养的核心是培养受众对媒介信息的批判和思考的能力,而弱势群体在这方面的能力显然很差,他们理解媒介信息的层面还处在较低的层面。这种情况下,除了增强弱势群体集中区的媒介硬件设施以外,更重的是加强软件建设,通过具体的途径来实现媒介素养教育的普及。 (三)加强媒介的社会责任与关怀 新闻其实是一种对现实的建构。在市场取向和社会利益取向发生冲突的时候,媒介更应该关注到社会公众的利益,尤其是照顾和关怀到弱势群体的利益,从他们的角度来看问题,真正地对他们充满关怀,而不是在高高在上的位子来看弱势群体。媒介机构应该有意识地主动进行调整和关注,在具体层面上加强对弱势群体的媒介话语权的给与,主动给弱势群体一定的媒介话语机会。 三、结语 在当前的媒介生态环境下,弱势群体在媒介话语权上的失语现状是必然的,问题的解决也需各方面做出努力。这一问题的解决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的。从完善国家的传播政策到增强媒介的社会责任感,再到受众自身媒介素养的提高等等,各个方面都需付出努力。 参考文献 []孙立平.中国进入利益博弈时代[J].经济研究参考,,.